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  • 资阳概况
  • 文化遗产
  • 文化名人
  • 民间文化
  • 文学
  • 美术
  • 书法
  • 摄影
  • 音乐舞蹈
  • 戏剧曲艺杂技
  • 影视
  • 民间艺术暨收藏
  • 资阳文艺
  • 蜀人原乡
  • 简阳文艺
  • 普州文学
  • 乐至文学
  • 资阳警察
  • 柠都书画
  • 安岳摄影
  • 文学
  • 美术
  • 书法
  • 摄影
  • 音乐舞蹈
  • 戏剧曲艺杂技
  • 影视
  • 民间艺术暨收藏
  • ·作  协
  • ·书  协
  • ·美  协
  • ·摄  协
  • ·剧  协
  • ·民  协
  • ·音 舞 协
  • ·影 视 协
  • ·老年文协
  • ·雁江文联
  • ·简阳文联
  • ·安岳文联
  • ·乐至文联
  • ·公安文联
  • 曹礼芹(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)个人简介
    录入时间:2011-07-26 15:46:33  浏览:2780
    背景颜色:
     

     

     曹礼芹,男,1981年生,四川简阳人,河北当代文学院文学专业函授毕业。现系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。已先后在《资阳广播电视报》、《四川烟草通讯》、《四川农村日报》、《学习方法报》、《微篇文学》、《荷花》等报刊发表文章五十余篇。荣获第七届“世纪杯”校园文学艺术大赛、首届真情人生全国纪实散文征文比赛、简阳市第三、第四届文学奖等文学征文比赛奖励十余次。现在某公司做内刊编辑。
     
     
     代表作:
      
    无声的花语 
     
    打开冬寒锁住的窗户,请暖阳进屋,叫醒冬眠的耳朵,聆听花儿的私语。
    走在乡间的羊肠小道上,感受着一阵阵扑鼻的清香,不觉会想入非非。沉甸甸的麦穗,硕大的水蜜桃,红艳可人的樱桃,仿佛就在眼前。一眨眼,它们全跑了,却见洁白的樱花在争先恐后地开放,一朵接一朵 ;几朵靠在一起结成一小束,一小束一小束的,彼此拥着挤着俏立枝头,笑视大地。春风巡访而至,又见花瓣飘飞,就像见一位纯洁的少女在快乐地歌唱希望的田野。这时,不禁叫人发出感叹:春天真是放飞梦想的季节。
    紧跟樱花的脚步,油菜花开了,梨花、杏花、桃花也都相继盛开了。就似一辆满载花儿的列车开进了绚烂多彩、生机盎然的春之驿站。
    农谚说:一年之计在于春。忙着怒放的花儿知道,我们小村人也知道。在乡间小路上,许多人背负行李开始走向城市。在农家,也可听到年长的农民在谋划春播。而我,站在花中,迎着柔柔的风,眯上眼睛,却好象听到花儿在说: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人不同。一愣,赶忙睁大眼睛,挑起流逝的光阴,但愿春还在。
    (该文荣获简阳市第三届文学奖,发表于2004年3月的《微篇文学》)
     
    今晚有梦吗
    昨晚,又是一个没有梦的夜晚。我不知道为什么已经好久好久没有伴梦在长夜里游走了。真的有些想念那有梦的夜晚。今晚,我会有一个梦吗?
    今天终于下了一个早一点的班,尽管都市的街灯已亮了。骑上自行车,奔跑在比我们乡下的机耕道宽几倍的柏油路上,眼见路边的高楼像等待回家的情人,既含情脉脉又风情万种;人行道上的情侣手牵手,一步,两步,三步,四步,走向百年;机动车道上的车灯像散落地面的颗颗珍珠。我禁不住有几分伤感。想想自己身在他乡,作为这座繁华都市的旁观者,不免有些失落。
    回到宿舍,我竟第一次想睡睡不着了。在以前都是一倒床就睡着了。躺在床上胡乱地想,猛然间想到今晚是不是该做个梦,因为很久没做梦了。尽管知道梦里也有不好的东西,但梦里更会有许多美好的在现实中又无法有的景况。曾听说,〈〈红楼梦〉〉是梦醒时分的巨著,而西方的〈〈一千零一夜〉〉亦是梦里的写真。我虽不太认同,也不希望做个梦就能写部小说。但确实好想好想从梦里回到那满是泥土芳香的田野,那宁静夜空下看星星的悠闲日子,还有那坐在池塘边的桉树下与同龄的狗娃谈外面世界(城市)的美好情景,更有在父母怀里撒娇的安逸,或偶尔在梦里邂逅长发飘飘的同学玲儿,可我在这很长的一段日子里什么都没梦到。想着想着,不知怎么的就睡着了。
    急促的闹铃声唤醒了我,天又亮了。在上班的路上才想起,昨晚又是个没有梦的夜晚,但愿今晚有梦相伴。梦,在那儿?我知道有梦才会精彩的。我的梦想又在哪呢?
    (该文发表于2005年3月10日的〈〈临缁文化报〉〉,在此有删改)
     
    妈,儿子永远是您的儿子
     
    母亲节已过去一段时间了,今年我没有给我妈说祝她节日快乐,去年也没有,之前更没有。当然对这一节日,我妈是不知道的,因为她只是乡间里最普通不过的一名农妇。然而,去年母亲节前的5月12日她专程到成都给我送家里产的枇杷的情景至今记忆犹新,也使我对母亲节或准确点说对母亲有了更多难以言语的心思。
    还记得在2006年的5月12日的那一天。上午大约11时,由于那周轮上夜班,我正在宿舍里睡觉。手机铃声骤然响起,本不想接,但又怕耽误单位的事。迷迷糊糊地抓起手机,极不情愿地摁下接听键。一听,是我妈打来的,她让我去火车北站接她。猛然想起,昨晚父亲打电话说,她今天到成都给我送枇杷。但当时我就劝他们说,成都什么都有,真的不用送,何况这来来回回地要转几次车的很麻烦。不想她今天真的来了。为了节约路费,还坐火车来的。说明一点,她是第一次独自来成都。接完电话,嘴里叨咕着:叫您不用来,偏来。于是磨磨蹭蹭地起床,懒懒散散地洗漱,而后慢慢吞吞地挤公交车去北站。
    来到北站,我不太费劲地就在偌大的北站广场找到了她。不是我能干,而是母亲为了方便我找到她,站在一个相对显眼的位置,加上她穿着在家里经常穿且已显陈旧的那身衣服,还背着我再熟悉不过的那个背篓。一见我粗声大气地叫我的乳名,并赶紧放下背篓,仔细地挑了一个最大最好的枇杷,认真地剥了皮,喂给我吃。我阴着脸用手挡回了她的手,避开周围异样的目光,赶忙领着她直奔一个朋友处,而不是单位,其实她是一直想看看我工作的地方。出我意料的是相对我接待母亲的心不在焉,朋友却是极热情地招呼着,还专为她烧了几个菜。
    下午,单位领导打电话给我,让我去参加一个会。说实话,完全可以推辞的,但我却请朋友代我送母亲,而后自己匆匆走了。她带来的枇杷,我也多半送了同事。晚上,母亲打电话给我说,我的朋友不错,打出租车送她去车站,不仅给她买了车票,还买了许多营养品给她。
    “感恩的心,感谢有你……”现在每每想到那时我对母亲的态度,以及更早以前的一些做法,我就禁不住脸红。我是长大了,翅膀是硬了,但我必须检讨自己,我妈对我的好是不能负的。不由想起:有幼儿时,她很多次地深夜背我去十多里外的乡医院看病的劳累;也有为我做一顿顿可口饭菜的平凡;更有为我白了发的操心……一件件,一桩桩,累积成一座充满爱的大山,而我踏着这座山在成长,在登高,在远走。山却依然坚持,依然守望,依然努力,这是怎样一种伟大的情怀呀 !
     俗话说,百善孝为先。我不敢称孝子,但在眸然回首间,直面一个矮小背有些微驼的背影,提桶猪食,蹒跚地走在夜色里,我不能无动于衷,还忍不住要说:妈,我来提吧,您辛苦了,您歇歇吧。儿子今生为成为您的儿子而倍感幸福,儿子永远都是您的儿子,亲爱的妈妈……

    (该文荣获首届真情人生全国纪实散文大赛三等奖。发表于《微篇文学》2007年7月)

    本网站刊登的各种文艺作品版权均为作者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,禁止下载使用。
    主管:中共必赢亚洲委宣传部 主办:必赢亚洲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技术支持:资阳贝斯特 电话:028-26550223
    电话:028-26111335 传真:028-26111276  Email:zyswxysj@163.com  蜀ICP备17021367号-1  已访问 10343831 人次  [ 网站管理员登录 ]

    川公网安备 51200202000070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