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  • 资阳概况
  • 文化遗产
  • 文化名人
  • 民间文化
  • 文学
  • 美术
  • 书法
  • 摄影
  • 音乐舞蹈
  • 戏剧曲艺杂技
  • 影视
  • 民间艺术暨收藏
  • 资阳文艺
  • 蜀人原乡
  • 简阳文艺
  • 普州文学
  • 乐至文学
  • 资阳警察
  • 柠都书画
  • 安岳摄影
  • 文学
  • 美术
  • 书法
  • 摄影
  • 音乐舞蹈
  • 戏剧曲艺杂技
  • 影视
  • 民间艺术暨收藏
  • ·作  协
  • ·书  协
  • ·美  协
  • ·摄  协
  • ·剧  协
  • ·民  协
  • ·音 舞 协
  • ·影 视 协
  • ·老年文协
  • ·雁江文联
  • ·简阳文联
  • ·安岳文联
  • ·乐至文联
  • ·公安文联
  • [方言小品]上访与下访
    录入时间:2011-08-30 09:33:58  浏览:6623
    背景颜色:
     

     

    访访
    (四川方言小品简阳艺术团
     
    人物:王老幺(王)、狗儿妈(妈)、赵县长(赵)。
    幕启:(王老幺家,他穿着当今极不容易见到的破衣烂裤,邋邋遢遢象条烂龙,急匆匆上)
    王:(自我欣赏地)哼,这身行头,任何人见了都会可怜和同情。
    妈:(上)老幺,我的先人板板,听我一句,莫去上访了。
    王:少说。我王老幺决定了的事,任何人都挡不到。
    妈:老幺,到处都在说,现在是变群众上访为干部下访,你就在家里等到下访的人来,何必……
    王:空了吹哟!那是打雷不下雨,等嘛,鬼老二会来!
    妈:(摇了摇头)哎,办蛮将,挡,我是挡不到你的,要去嘛你也穿伸抖点嘛!
    王:未必穿西装打领带呀?我这个上访专业户多年积累的经验,装得越穷越能引起上头关注。
    妈:你这是在当骗子呀!
    王:(急捂妈嘴)你个龟儿瓜婆娘轻点,谨防外人听到!
    赵:(上)哟,两口儿好亲热呀,大白天……
    王:你……你是哪个哟?
    赵:我姓赵,是来……
    王:是来做啥子的?
    赵:专门来访问你们的。
    王:喉巴咳嗽——莫谈(痰),去去去!
    赵:哟,主人家这么不客气吗?
    王:客气?哼,过去有他妈个啥子记者来访问,老子老打老实说得满嘴巴白泡子翻,还请他“嗨”了一顿,结果泡儿都没鼓你妈一个……
    赵:(笑)哈哈哈哈,今天我保证你鼓个大泡儿,一石激起千层浪!
    王:(不屑地看了看)空了吹哟!你……你是搞啥灯儿的哟?
    赵:专门来下访的!
    王:那你去找村主任!(推赵)
    赵:不不不,我找的就是你。
    王:我今天要去上访,你螃蟹夹豌豆——连滚带爬哟!(又推)
    妈:(急拉开,拉王一旁)你……你太不厚道了嘛,这象啥话?(此时赵笑嘻嘻地四顾王家后找凳坐下)
    王:我又不怕得罪哪个!
    妈:人家说是来下访的呀!
    王:你就信懂了?我看他完全象你妈个“福喜”脸嘴!
    妈:不象。看他笑嘻嘻的,我觉得好亲切呀!
    王:不笑嘻嘻的来农村吃得到“福喜”呀?农民又不是“哈包”。
    赵:哈哈哈哈,喂,你们是在议论我吧?
    王:对头。(蹲上板凳)我问你,你说你来下访,晓不晓得我是哪个?
    赵:那还用说。你叫王老幺。
    王:还有呢?
    赵:为了当年农业税收缴问题,你两上成都五去北京上访,是全县有名的上访专业户。
    妈:人家是来搞下访这个灯儿的,我们的根根点点别个都晓得。
    王:好。你是个啥子官?
    赵:共产党不兴叫官,职务大小都是人民的勤务员。何况,我也算不到什么好大个官。
    王:这到是句老实话。看你这副打头,最多是哪个部门底下跑二排打杂的。(言谈中妈端水递给赵)
    赵:对,我就是个在为大家跑二排打杂的。
    王:那你来下访起求的个作用呀?
    妈:老幺,人家是客,你嘴巴放干净点嘛!
    王:男客说话,莫在侧边插嘴,进屋去。
    赵:王老幺,你问了我,该我问你了哦!
    王:搞快点,我有事要出门。
    赵:你去上访咋个穿得恁个破破烂烂?
    王:穷噻,没得穿的噻!
    妈:(转来)他是在故意装穷叫苦,把陈古八十年不要的行头把子翻出来穿起的。
    王:喊你个舅子莫插嘴呢,爬哟!(妈下)
    赵:哈哈哈哈,王老幺哇,为啥上访要恁个做呢?
    王:那些搞接待的,又没下到基层来,坐到那上头只看衣冠不看人。我现在是为穷而上访,穿伸抖了他们会相信吗?
    赵:嗯,这个意见提得好。再请问一声王大哥……
    王:啥子呀?你称我叫哥?(妈暗上)
    赵:你岁数比我大,叫声哥,可以吗?
    王:(象吞了块糖)嘿嘿,当然可以,当然可以!
    赵:王哥,你刚才说因为穷今天又要去上访,这是老实话吗?
    王:我这身打扮是装的不假,家里穷是真的哟,你看嘛,屋头啥都莫求得。
    赵:这我看到了。你们村在新农村建设中发展很快,大家的日子过得都比较富裕了,你两口子聪明能干,咋个会这样呢?
    王:哎,一言难尽哟!
    妈:赵同志呢,他这些年不断地上访跑成都到北京,刮干了家里的油水水不说,还欠你妈一屁股的烂账,啷个不穷嘛!
    赵:调解时不是给你们解决了一笔补偿费吗?
    王:补偿费?拿来还账都不够。你算一下,到一次成都去一次北京要好多路费?幸得好我大多数是混的车,不然这辈子要背起一身烂账去见阎王老子。
    妈:他个舅子东奔西跑搞了几年的空灯儿,累得来象个稀猴猴几,问题虽然解决了,可是,人吃亏,家受穷,划不来哟!
    赵:所以要变群众上访为干部下访,变被动接访为主动出访。
    王:空了吹哟,鬼才相信。
    赵:我这不是就来了吗!
    王:嘿嘿嘿嘿,你这个跑二排的来关得到啥子火,起得到屁的个作用呀!
    赵:现在我们下决心改变作风,下来的大小干部都关得到火,完全能够起作用。
    王:又是空了吹哟!我懂,派你们下来你不得不来,走走过场就了事。行了,行了,莫耽搁老娘纺棉花,你走,我要去上访了。
    妈:老幺,人家是专门来下访的,何必还要去跑冤枉路嘛!
    赵:是噻!王哥,也,送上门的“刀头”,你这尊菩萨都不收嗦?
    王:你又解决不到问题,我还不如留点口水养牙齿!
    赵:你就试一试,考(读告)一盘嘛!
    王:(看了看赵)你还有点“涎”呢!好嘛,我今天去上访要解决两个问题,你得不得行吗?
    赵:只要合情合理。说!
    王:(欲说又止)……算了,算了,说了等于白求说。
    妈:你不说我来说。赵同志,现在大家都富起来了,家家都有挣钱的路子。前些年他翻斤倒牯搞上访,现在家里穷得叮当响,也想找条生财之路。我会养猪,他会种菜,可是缺头钱没良种呀!
    赵:找村里、乡上帮一把噻!
    妈:我们过去上访告的就是村里和乡上,不好意思去。
    赵:好,进一步调解疏通你们和村里、乡上的关系,算我的。喂猪,种菜的头钱、良种也包在我身上,可以了吗?
    妈:嘿嘿,赵同志,你说了就走了,我们去找鬼老二呀!
    赵:等会儿我打电话把你们村主任,乡里的何乡长叫到这里来,当面签个帮扶协议,三五天之内必需见效。
    妈:哎呀,那就安逸了哟!
    王:呃,你是哪洞神仙罗?冲壳子嘛也要巴点脉噻!一个跑二排的随随便便都把村长、乡长喊得来吗?
    赵:嘿嘿,我跟他们关系不错。如果喊不来你就把我扣为人质,等人来了事情办妥了才放我,怎么样?
    王:你……你真有啷个神通广大?
    赵:不是我神通广大,是你们的要求合情合理。请问还有什么问题?
    王:依,看来你还有点板眼呢!好嘛,我现在穷到这个地步,向他们申请个五保供养户,他们死个舅子不批准,你说合不合理?
    赵:哈哈哈哈,我看不批准很合理。鳏、寡、孤、独,残……,你一条都不占!
    妈:我也恁个说他,他个舅子就是不听啦!
    王:这是穷慌了,想的点苦方,他们也应该理解理解一下噻!
    赵:想方不能想到歪点子上呀!养猪,种菜去致富的点子就好得很,这个歪点子不但没人理解,我也要批评你,要不得呀!
    妈:听到没得,人家赵同志讲得有理有法呀!
    王:(心里已服了)呃……我………
    赵:还有啥问题?
    王:没……没得了。
    赵:那用不着再去上访了噻?
    王:(拍赵肩膀)只要你把刚才答应我婆娘那些事办到了,我还去访啥子哟!
    赵:穿钉鞋杵拐棍——稳当!
    王:那乡长、村长他们好久来?
    赵:我马上打电话。(取手机拨打)喂,何乡长嘛……,对,是我,请通知扶贫办、信用社、良种站的负责人,还有王老幺的村主任,立即赶到这里来……
    王:(不相信地)赵老弟,嘿嘿,你怕是在假打,哄我们罗!
    赵:王哥恁个不相信人嗦!好,我拨通你来接!(拨打)喂,何乡长,王老么要与你说两句。(交给王)
    王:(接听)喂……,对对对,我是王老幺……,听出来了,你是何乡长。何乡长,刚才给你打电话的是哪个老几?嘴巴叉得很,做起行市昏了……啥?!他是赵……(一下惊得张开了嘴)
    赵:哟,王哥,啷个张起嘴巴一下合不陇了哦!
    王:你……你是赵……赵县长呀?!
    妈:吓,你真的是个县长呀?!
    赵:对头,也是个为大家跑二排打杂的。
    王:(感动得热泪盈眶,双手颤抖,上前拉着赵手)赵县长,你亲自带头来下访,我们老百姓现在还有个啥说的哟!
    妈:你刚才……,还不快给县长道歉认错呀!(王欲跪)
    赵:(急扶)千万莫恁个。王哥,嫂子,我们下来少了哇!
    王:(突然大声地)娃他妈,为了从此结束我的上访生涯,欢迎赵县长下访来我家,把那只生蛋鸡母杀了……
    赵:空了吹哟!泡豇豆炒海椒,藤藤菜加莴笋叶子汤就安逸得板啦!(掏钱)来,先把饭钱付了,免得你们担心我来吃“福喜”!
    王:空了吹哟,县长来吃顿家常便饭,我们还好意思收钱!
    赵:不收我就不吃。
    王:(与妻拉着赵同时)你真是我们的好县长呀!
    赵:空了吹哟,你们是在乱刷浆糊子呀!
    (在一片愉悦的笑声中幕落剧终)
     
     
    网友评论
    1/0页  共0
    姓 名:
    评 论:
    验证码:
     
    本网站刊登的各种文艺作品版权均为作者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,禁止下载使用。
    主管:中共必赢亚洲委宣传部 主办:必赢亚洲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技术支持:资阳贝斯特 电话:028-26550223
    电话:028-26111335 传真:028-26111276  Email:zyswxysj@163.com  蜀ICP备17021367号-1  已访问 10642387 人次  [ 网站管理员登录 ]

    川公网安备 51200202000070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