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  • 资阳概况
  • 文化遗产
  • 文化名人
  • 民间文化
  • 文学
  • 美术
  • 书法
  • 摄影
  • 音乐舞蹈
  • 戏剧曲艺杂技
  • 影视
  • 民间艺术暨收藏
  • 资阳文艺
  • 蜀人原乡
  • 简阳文艺
  • 普州文学
  • 乐至文学
  • 资阳警察
  • 柠都书画
  • 安岳摄影
  • 文学
  • 美术
  • 书法
  • 摄影
  • 音乐舞蹈
  • 戏剧曲艺杂技
  • 影视
  • 民间艺术暨收藏
  • ·作  协
  • ·书  协
  • ·美  协
  • ·摄  协
  • ·剧  协
  • ·民  协
  • ·音 舞 协
  • ·影 视 协
  • ·老年文协
  • ·雁江文联
  • ·简阳文联
  • ·安岳文联
  • ·乐至文联
  • ·公安文联
  • [小曲剧]好妈妈
    录入时间:2011-08-25 17:02:11  浏览:3878
    背景颜色:
     

     

    小曲剧《好妈妈》
     
    编剧:安岳弘扬曲剧团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邹廉科  
    间:现代
    地点:当地、张志华堂屋
    人物:张志华,男,二十五、六岁(简称华)
    李跃均,女,二十二、三岁(简称均)
    张 妈,六十岁,志华的母亲(简称妈)
    跃均母,五十五岁(简称母)
    报幕词:(音乐:世上只有妈妈好)
    世上只有妈妈好,谁把老妈当个宝;
    世上有的年轻人,只知啃老不敬老,当棵草;
    世上只有妈妈好,儿女再错容得了;
    儿女不报父母恩,枉在人世走一朝,要记牢。
    下面请看本团创作小曲剧《好妈妈》
    均:(上唱):
    李跃君我福气好,嫁个丈夫很勤劳;
    叫他走东不往西跑,忠厚诚实难寻找。
    样样事儿很顺心,只有一件很烦恼。
    他家有个老母亲,吃喝拉撒我操劳,好心焦。
    好心焦,好烦恼。
    反正遇都遇到了。
    (白)哎,管她妈的哟!(接唱)我把她当猫狗养,她眼睛一闭百事了,百事了。
    (白)我,李跃均,那些龟儿喊我叫女妖精,对门那个断半节,还跟我编了一段顺口溜,你们听嘛,气死你!
    李跃均,女妖精,穿个衣服齐背心,
    当门现个肚脐眼,屁股(脸上)高头打摩登。
    脑壳上面栽嗅草,挺起前胸显高跟。
    好吃好穿好打扮。
    就像一个女妖精。
    (白)你们看,可恶不可恶?!我又没花到你的钱,哼!
    (内喊:李妖精,快点,三缺一。)
    来啰,走,打麻将——(欲下,娘喊:跃君啦,好多钟了?)
    均:(旁白)你们看,鬼又叫了,(对内)才一点半。(娘上)
    妈:一点半啦,我还没吃早饭啰……
    均:啊!你还没吃早饭啦!
    妈:没有。
    均:我早就给你端来了嘛,饭啦?
    妈:在桌子上。
    均:你咱个不吃啦?
    妈:咱个吃得下嘛,一碗净红苕都是昨天的,硬梆梆的,咬都咬不动,冰冷啰,就是吃下去了,怎么消化得了嘛。
    均:菜啦!
    妈:冷酸萝卜,这么大一砣砣的,啷门……
    均:啷门?你还撬喔,我在娘屋头是妈服侍我,我到你屋成了你的佣人,老太婆,萝卜吗是帮助消化的都嘛。红苕吗是抗癌的,看到你们这些没得文化的老婆婆硬是恶心!
    妈:啊!(唱)
    李跃均呀,李跃均,你虐待老人何忍心?
    天底下哪个人不老,难道你永远都年轻。
    屋檐之水点点滴,点滴不会差毫分。
    不久你也会有儿女,你想不想儿媳奉双亲?
    均:我想!我想!,唢呐子过云南,还在你妈哪的哪!你到底吃不吃?不吃我倒去喂……。
    妈:啊!你……!(倒地、音乐大作伴唱)
    啊,天也昏啦,地也昏,恶言一句箭穿心,传统道德丢干净,无廉耻,无礼义让人好痛心。无老少,无卑尊,上高下节全不分。道德乱,家不宁,人世间怎能得安宁。
    妈:(均将妈扶起来,拉住媳妇)走!我们去找周校长,问问他这校长、老师是怎么教育你的?
    均:周校长早就调走了,你找个屁!
    妈:那我就找刘书记,看共产党什么时候废了敬孝老人这一条,胡主席号召的八荣八耻怎么讲的。
    均:(甩开妈)要找你去找,对不起,我要去打麻将去了,三缺一。
    三缺一,懂不懂,拜拜!(下)
    妈:哎,你……跃均——。哎……这样下去怎么得了哇。儿啦,如此下去,你这一辈子怎么过哟?儿啦,回来晚了,恐怕见不倒娘啰!(唱)
    早也盼,晚也盼,娘盼儿早早回家园。
    早上盼儿望大路,晚上盼儿夜难眠。
    想儿想得泪满面,滚滚热泪湿衣衫。
    盼儿盼得白发掉,往事幕幕浮眼前。
    为儿长,盼儿大,儿子长大好欢喜,一切希望在儿媳,多年的集储娶儿妻,希望他们传宗接代尽孝道,哪知难寻好儿媳。没想到媳妇把我当个乞丐。既寒心啦,又痛惜,为儿媳我把心操碎,换来却是泪双泣。早知道接媳是这个样,为何养儿又生女?(白)儿啦,你在哪里,你在哪里?你知不知道妈在屋里过的是啥子日子,你再不回来,恐怕就看不倒娘了。(边唸边下)儿啦,快回来了。……(下)
    华:(上)(唱):
    辛辛苦苦又半年,在外打工挣现钱,
    早日还清结婚帐,轻松度日全家欢。
    (白)我,张志华,去年结婚办喜事,花去两万多元,欠了好几千元帐,好在出去打工半年,还清债务,还略有剩余,眼前已近年关,速速赶回家中,侍奉母亲,与妻团聚,享其天伦之乐。(园场)(大声)妈!妈,我回来了。妈——(进门放下包袱)妈——。(无人)咦——,(对外大喊)妈——。
    妈:(上)啊——儿啦——你终于回来了哇!(晕倒)
    华:妈,妈,你病了?我背你去看病。跃均呢?(娘摆手)(试温)(看桌上的碗头的红苕萝卜)明白了,啊——?妈,你是没吃饭吧。(娘点头)
    她就拿这个给你吃?!
    妈:(点头,哭)
    华:哼!李跃均,你这个没得良心的恶婆娘。
    妈:当初……
    华:妈,当初是她来追求我,我看她长得漂亮,甜言蜜语,我就……没想到她是个鸡血李子,好看不好吃。花花枕头,外头花花绿绿,里头乱草一团。
    娘:看人啦,要看本质,看品行,忠厚诚实,勤俭节约,有教养的人才靠得住。追求虚荣,华而不实的人终究是要吃苦头的。
    华:妈,她到哪去了,我去找她。
    妈:打牌去了。你莫忙,你也饿了,我也两顿没吃了,快煮点饭来吃了再去找她。
    华:好!妈,你冷吧,我买了两顶帽子、两根围巾,还有两件皮褂子,你和岳母一个一套。还有,我给你买了糕点,你先吃吧。(给糕点,后到厨房端出香肠、炖肉来)妈,这香肠、炖肉,你吃没有。
    妈:(摇头)
    华:哼!老子今天非教训她一顿不可!(放回,出)妈,外面冷,你还是床上去吧,我还给你买了热水袋明天我就送你去医院。
    妈:哎,不晓得上次接好没有啊?
    华:明天就去照个片嘛。
    妈:好。(扶娘下)(岳母上)
    母:有人吗?
    华:有人,哪个?
    母:是我,我的声气都听不出来吗?
    华:啊,岳母来了,快请坐。
    母:你哪时候回来的嘛?
    华:我刚才到家。
    母:你在做啥?
    华:我在煮饭,岳母,你还没吃午饭吧!我再去加点米。
    母:赶场顺便来看一下,没吃。
    妈内声:亲家母请坐,(母应)
    母:志华,你妈怎么了?
    华:她今天不太好,在床上。
    母:哦,亲家,莫起来,(内应)
    华:岳母你坐。(下又上)
    岳母,等一会水开了给你泡茶。你先吃点我给你买的糕点。
    母:好。这回出去挣倒钱了嘛?
    华:挣了一万多块钱,够还帐了,剩下的给妈治病。出去不挣钱,干啥?人只要不怕吃苦,哪里会挣不倒的?岳母,这是我给你买的帽子,褂子和围巾,你和我妈一样的。
    母:想得周到,想得周到。会挣钱还要会用钱。不要学倒别个那些,求钱没得啦,去喝这样,吃那样,搁倒活路到处逛,有的还去赌喔。
    华:还有打架的,吃白粉的。
    母:吃白粉,灰面嘛,那个没得啥子,就是不要去吸毒,不要去嫖去赌。
    华:白粉就是毒品嘛。那些是不知天高地厚的人干的,我只想多挣钱,拿回来把我妈的病治好,万一……
    母:万一带起小的了,哪里不用钱啰!
    华:嘿嘿,是。还有双方的老人,万一病了……
    母:(对观众)我对世人都说我志华好,啥子都想得到,又没得烟酒的嗜好,一心只想老和小,这样的女婿哪去找。(回对华)哎呀,闲话少说,快去看看锅里头煮好没有?
    华:好!(欲下,背白)
    岳母这人很直爽,对我也是一片热心肠,正直忠厚又勤俭,我不如借此把跃均训一场。
    (白)对就是这个主意。
    母:志华,快点嘛,不要弄那些肉哇蛋啦,都是一家人,没得必要没得必要,人亲了吃口水都甜。
    华:好,(下)
    均:(跃均嘴里哼着小曲上)
    均:妈哟,老子今天又输脱二百五,哎——(忽见母)。妈,你来了?!
    母:我是赶场回家,顺便来看看你们,看嘛,晚了还没吃午饭。
    均:我去煮,正好我还煮得有香肠炖得有肉,嘻嘻。
    母:不去了,志华好没有?(内应:来了!端了冷红苕,酸菜上)。
    均:(看见碗)嘿!张大娃,你在搞些啥子,怎么把这个拿来我妈吃?啊!
    母:这是些啥子?
    均:冷红苕砣砣和半碗放了三天的泡萝卜,是喂狗的都嘛。
    母:啊!(火了)喂狗的拿给我吃呀,呸哟!张志华,难道我来得不该吗?你明说我走了就是嘛,你拿这些东西来糟蹋我嘞。哼!气死我了。
    华:岳母,你莫气,听我给你来解释。
    均:解释个屁,屋头香肠、腊肉都煮得有,你为啥子不拿出来给我妈吃,你眼睛瞎了哇。
    华:(唱)岳母且莫把气生,听我从头一二说分明。
    如果我用这个招待你,真叫忤逆不孝坏良心。(音乐不断)
    母:你不是端来我吃的又是啥子?!
    均:(指志华骂)坏良心,坏良心!
    华:哈哈哈哈,我坏良心?
    母:你还笑,哼,(唱)张志华,你太欺人,你这个女婿没良心,看不出你刚才使的假面具,翻面你就糟踏人。(白),算了,我走!
    均:妈,莫走,要走我们一路走,张志华,离婚!
    华:岳母,你——
    母:哪个狗杂种是你岳母(哭)喔……女嘞,你硬是瞎了眼睛啰,人家都说一个女婿半个儿,哎呀,气死人啰……倒霉哟。
    华:岳母,你听我说。
    母:不听!
    华:岳母,你冷静一点,我跟你说。
    均:妈,不听,走!张志华,这一回哪个儿不跟不离婚!妈走!离婚!
    华:站住。(二人站住)跃君,要走,要离,也要走得明明白白,好来好去,你们听我把话说完,好不好?!
    母:好,听你说。
    华:岳母,你看,这放了三天的酸萝卜,冷了两顿的喂狗都不吃的冷红苕,是该拿给老人,拿给我妈吃的吗?
    母:哪个拿给你妈吃。
    华:还有谁,就是你女儿李跃均!
    母:李跃均,是不是你。
    均:(低头不语)……
    母:那你为什么要拿给我吃嘞。
    华:岳母,我拿出来,并不是要给你吃,而是拿给你看一下,她作媳妇的该不该这样对我的苦了一辈子的妈。李跃均,你说,这是不是事实。我妈哪点对不起你,为了办好婚事,满足你的要求,出外到处借钱摔坏了腿和手杆,至今未好,你还虐待她,你良心何在?!(母听话中,气得得团团转)
    母:(气急,逼视跃均)你,你这死婆娘儿,(一耳光)是你这样对待婆婆娘的吗?!我说过你多少回,一个女儿家要学好的,不然今后嫁出去成不了一家人。你好吃懒做,好打扮,图虚荣,虐待老人,你把我张家的脸面都丢尽了!人家母子没提出来离婚,你还要动不动就要离婚,你到底在想些啥子!你说你说!
    均:啊……!他们骂我,你也逼我,我不想活了!我死了算了!
    母:好,你不想活了,你就去死,不要活在世上丢人现眼,我当如没生你这个坏东西,你离了就不要再回我张家,死了我没得脸为你收尸。啊呀(哭)我怎么代倒这么个坏东西哟。啊……
    均:妈!
    母:你莫叫我妈!
    均:妈,我错了,我错了嘛。
    母:你错了,你都晓得认错哇?你跟我滚!
    均:妈——
    华:(咳了一声)
    均:(慢慢移向志华)志华……我……
    华:走嘛,离婚!(内声:志华,志华你来扶我一下,华应下)
    均:我……,我……(手足无措)妈——我……
    母:我!我啥子:离嘛,我……
    均:我……志华——我……。(华扶妈上,妈点头招呼)
    华:你要做啥?
    均:我刚才是说得耍的。
    华:说得耍?婚姻乃终身大事,难道是儿戏吗?讲结就结,讲离就离,人和动物还有什么区别?走,离婚。
    娘:哎呀,儿啦,不要为难她,人嘛,哪里没得个错哇,错了改了就对了嘛(对均)。女儿啦,别往心里去,妈老了,不中用了,就希望你们夫妻和和睦睦勤俭持家,不要做亲者痛,愁者快的事,拿给人家看笑话。千有万有要自己有,千能万能要自己能,要走正路。
    均:妈,妈,我错了,我对不起你,我改。
    娘:自己儿女,再错也是妈的心头肉,再错也是妈的心肝宝贝嘛。妈不怪你们。是妈不好,没把志华教好,亲家,对不起啊!
    母:老姐姐,怪我,怪我没把我女儿教好,使你老姐姐吃苦了。都怪我。
    均:(跪下长哭)妈,我错了,我对不起你,你打我骂我嘛。妈,我的好妈妈呀。
    华、均:(双双跪地)妈,是我不好,使你老人家生气,妈,你这么宽宏大量,你真是我的好妈妈——。
    母、娘:快起来。(扶起)从今以后,在社会上要作好人,起好心,说好话,办好事,在家要好好孝敬双方老人,婆母是妈,
     
    岳母也是妈,要一样对待。(应是)和睦亲友与临居,努力学习传统道德,电视上都在说,要学好弟子夫,做好中国人,道德好,走正路才能子孙兴旺,你们就做个榜样嘛。
     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岳母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 妈妈
    华、均:谢谢     教诲,我们一定做到。谢谢,谢谢我的好妈妈。(音乐大作,伴唱)

     

    一、世上只有妈妈好,一生为儿女来操劳,
    作儿女如不孝父母,不如世间狗一条。
    二、世上只有妈妈好,妈把儿媳当个宝。
    妈为儿女作榜样,和谐社会齐打造。
     
     
    O一一年一月六日 安岳
     
    网友评论
    1/0页  共0
    姓 名:
    评 论:
    验证码:
     
    本网站刊登的各种文艺作品版权均为作者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,禁止下载使用。
    主管:中共必赢亚洲委宣传部 主办:必赢亚洲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技术支持:资阳贝斯特 电话:028-26550223
    电话:028-26111335 传真:028-26111276  Email:zyswxysj@163.com  蜀ICP备17021367号-1  已访问 10642269 人次  [ 网站管理员登录 ]

    川公网安备 51200202000070号